司法改革后

2020-08-18 08:50

“为提高办案质效,解决案多人少的矛盾,上海法院积极推进繁简分流改革,80%案件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即由一名法官带一名书记员办理,民商事案件基本上3个月以内都可结案,刑事案件基本20天内结案。”鲍慧民介绍,“一些重大疑难复杂的案件,则适用普通程序,由经验丰富的资深法官来办理。”

同时,上海还积极开展刑事案件速裁试点工作,在2014年11月黄浦、闵行、长宁、杨浦、普陀、浦东等六家法院先行试点基础上,于2015年在全市全面推进。目前,全市基层法院均建立了刑事速裁案件“集中审理”模式,实现速裁案件集中送达、集中开庭、基本当庭审判,平均庭审时间仅为5分钟。今年上半年,上海法院适用刑事速裁程序审理案件共3785件,当庭宣判率为99.7%,96.4%的案件经一审即息诉。

免责声明:

法官与审判辅助人员的比例从改革前的1:0.75变为改革后的1:1.75,法官助理的设置,使法官能有时间和精力更加专注于办案,从繁琐的事务性、程序性工作中解脱出来。入额法官中45岁以下中青年骨干比例提高4.1%,硕士以上学历的比例提高1.4%,平均从事司法工作年限22.4年,法官队伍结构得到优化,提升了法官队伍的职业化、专业化水平。

何刚感受到的这种积极变化,源自司法责任制的深入落实。“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是对司法责任制精辟的概括。通过改革,长期以来存在的审判分离、权责不明、层层审批、请示汇报等行政化问题正在得到解决,法官的审判主体地位进一步凸显,权责明晰、权责统一、监督有序、制约有效的审判权力运行机制基本建立。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上海法院立足于简化民事诉讼程序,专门制定了《关于规范小额诉讼审判工作的实施细则》,细化小额诉讼审判适用范围,公正高效审理小额案件,减少当事人讼累,及时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快速稳定民事关系,促进了社会和谐。今年上半年,4.2万件民事案件适用了小额诉讼程序,平均审理天数8.7天。

(上接第1版)“在人员编制没有大的增长的情况下,我们通过内部人员结构的优化配置,将最优的审判资源向一线投放,狠抓执法办案这个第一要务。”上海高院司改办副主任张新介绍,通过员额制的落实,长期以来存在的人员混岗、审判资源配置不合理等问题正在得到解决。以法官为核心,以法官助理、书记员为辅助,以司法行政人员为保障的分类科学、结构合理、权责明晰、管理规范、保障有力,符合司法职业特点,具有上海法院特色的人员管理制度基本建成。

作为一名基层法院的法官,何刚的感受颇具代表性,“司法改革后,大环境更加积极,虽然每个人的责任更加重了,但大家都在尽最大努力完成任务。如果每个人都做好分内事,数据肯定不会难看!”

两个清单的制定让权责边界一目了然:第一个清单是“独任法官、合议庭审判规则及审判人员权力清单”,突出司法工作亲历性,明确独任法官、合议庭独立办案、独立签发裁判文书的职责和权限,规定院长、庭长不得对未参加审理案件的裁判文书进行审核签发,着力解决审判权运行中的行政化问题;第二个清单是“审判人员责任清单”,明确法官故意违反法律法规的,或者因重大过失导致裁判错误并造成严重后果的,依法应当承担违法审判责任。强化合议庭对合议庭案件质量共同负责的原则,着力解决合议庭“合而不议”、“参而不审”、权责不明、责任难落实的问题。

今年上半年,全市法院诉调对接中心共受理了案件11.1万件,占一审民事收案的47.1%,调解成功4.2万余件,调解成功率达到37.7%,大量矛盾纠纷在诉前化解。

以两位数速度增长的案件数量,最终还是要落在法官们头上。数据显示,去年上海法官人均结案187件,而今年这一数字将可能突破200大关,在一些基层法院这一数字会更高。以徐汇法院为例,上半年法官人均结案数已达220件。如此繁重的任务,法院如何应付自如?

目前,上海已经全面落实了司法责任制改革,全市法院都已健全完善独任法官、合议庭审判规则及审判人员权力清单,院长、庭长不再签发未参与审理案件的裁判文书,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也进一步得到规范。通过这些举措,法官办案的积极性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挥,合议庭和独任法官在案件处理上既能确保公正,又能便捷高效。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院长、庭长都是办案出身,业务过硬,司法改革让他们也重回审判一线。上海各级法院都明确了院长、庭长办案数量,院长、庭长办案成为常态。今年上半年,全市法院院长、庭长共办案6.55万件,同比上升22.6%,发挥了良好的示范带头作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判一庭庭长刘军华每周至少有3天在开庭,非常忙碌,他说,员额制让法官队伍更加精干,但收案数却在增长,“如今院长、庭长办案常态化,而且有考核的硬任务,要带头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是上海法院深入推进的另一项重点改革,上海高院专门研究制定了《关于深入推进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意见》,以加强诉调对接工作为载体,推进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建设。目前,全市法院已全部成立了诉调对接中心,实现诉讼服务“全方位、零距离、无障碍”。全国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示范法院浦东、普陀法院,以及上海市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示范法院徐汇、长宁、虹口等法院,积极探索,创造了很多很好的工作经验。如,浦东法院建设“三级四层调解网络”,研发网络远程指导人民调解平台,加强派出法庭和街镇诉调对接工作室的沟通;普陀、杨浦法院建立“社区法官”工作机制,推进“全日制、全覆盖、全方位”的社区法官工作室的建设;徐汇法院借助秦玲妹巡回调解工作室,创设“5+2工作模式”……

今年5月,为增强司法人员职业尊荣感、使命感,上海高院积极配合市相关职能部门,制定《上海市法官、检察官工资制度改革试行办法》,建立了与法官单独职务序列配套的工资制度,将法官工资标准与法官等级挂钩,在全国率先完成工资制度改革。

据上海高院司改办介绍,上海各级法院都加大了推进繁简分流改革的力度,全市基层法院大多成立了以办理简易程序案件为主的民事速裁庭,集中办理简易程序案件和小额诉讼案件,实现在民事速裁庭和其他民商事审判庭之间的案件繁简分流。

作为本轮司法体制改革的试点地区,上海率先建立了符合司法规律和职业特点的人员分类管理制度,完成了人员分类定岗。一组数字更能说明上海法院的法官队伍结构——全市法院配置到司法一线的法官人数比改革前增加了1.4%,主要办案部门的法官实有人数比改革前增加了7.6%;

“案子在手上,总想着让它早点办完。”1982年出生的何刚现任闵行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审判员,上半年,他办了350件民事案件。案件多的时候,他和法官助理和书记员需要加班到晚上八九时,写判决书、校对文书等,干不完,甚至周末还要加班。

今年上半年,上海法院由合议庭和独任法官裁判的案件达到99.9%,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仅为0.1%,提供咨询意见的专业法官会议讨论案件明显减少,案件平均审理天数、平均执行天数都在合理区间下限运行,法官人均结案数为108.25件,同比增长30.14%。与此同时,二审瑕疵改判发回率、一审服判息诉率等衡量审判质效的指标也令人满意。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