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企业

2020-06-13 10:28

他提到,去年二手房市场成交量大幅上涨,不少中介公司都增开了门店,增加了人手。如今二手房市场不景气,中介公司为了节约成本提出降价的要求可以理解,搜房也承诺降价10%,但双方没有达成共识。至于app方面,由于当初开发时投入了不少经费,也属于不同的渠道,公司方面暂时不会取消收费。

徐强提到,最早的套餐刷新指标只有60,但现在新推出的套餐刷新指标有180、300,甚至是600的。“600那一档收费差不多是1100元每月,而我们公司(我爱我家)购买的是300那一档,每月收费是550元,而且还是折扣价。”

据悉,中介公司都是以套餐的形式购买搜房网的产品。套餐分为两部分内容:一部分是数量指标,就是发布房产信息的条数;一部分则是刷新指标,可以理解为置顶的次数。由于各个中介公司发布的信息比较多,而用户只会看前几页,需要经纪人不断将自己公司所发布的信息置顶在前面。越贵的套餐,所享有的数量指标和刷新指标就越高。

合作5年,最终不欢而散,搜房二手房集团杭州分公司马总深表遗憾,但也认为很正常。

搜房网是一家成立于1999年的房地产家居网络平台。2004年,进驻杭州。2010年9月17日,搜房网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上市。

据了解,这9家公司占据着杭州二手房市场的80%的成交份额。一旦撤离,搜房网将面临“无房可搜”的尴尬局面。

套餐推成出新费用暴涨

徐强说,和其他公司不一样,搜房app对中介公司是另外收费的。很多人会通过手机平台去找房,但这批人实际上是从网络端转移过来的,对于中介公司来说是同一批客户群。“同一个公司,不同的渠道都要收费,这不合理。”

刷新指标高了,对于中介公司来说也是“苦差一桩”,因为所有公司都在置顶,那么经纪人就必须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不断置顶。同时,由于这家公司一直在置顶,“逼”的其他公司也需要不断增加刷新指标,最终所有中介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徐强强调,中介公司在购买搜房网产品时,其实是做了一个预期效果的判定,但对方一直推出同质的新产品,造成原有产品价值大打折扣,对于中介公司来说这实际上就是“变相涨价”。

如此一款产品,若能为中介公司所用,自然对业务量提升有帮助。然而, app的推出却成为了中介公司与搜房网决裂的另一诱因。

今年4月,杭州9家房产经纪企业向搜房网提出了“降价”的申请,并同时要求其取消app客户端的单独收费。双方经过一个多月的沟通,最终以失败告终。5月28日, 9家房产经纪企业以联盟形式宣布,下架搜房网的所有房源。据悉,这9家公司在杭州有5000多家门店,占了整个杭州二手房市场80%的份额。

)5月28日,杭州9家房产经纪企业以联盟形式宣布,下架搜房网的所有房源。

“我们一开始收费差不多是60元一个月,按年收费也就是差不多700元左右。”徐强说,如今5年过去了,费用不断上涨,变成了一个月收费550元,翻了近十倍。

原标题:杭州九大中介集体撤架 “搜房网”面临无房可搜

9家房产中介公司具体包括:我爱我家、华邦地产、盛世管家、链家地产、易居臣信、信宜地产、财富置业、中正地产、卓家地产。

两月协商未果中介集体退出

我爱我家经理,同时也是9家房产经纪企业联盟发言人徐强告诉记者,和搜房网的合作要回溯到5年前,具体合作模式就是搜房网开放网络端口,中介公司的经纪人利用其网络平台发布二手房信息,以吸引购房者。

随着智能手机的迅速普及,手机开发和应用已成为移动互联时代的大势所趋,不少门户网站都抓住移动互联网的大潮,开发自己的无线app。

今年以来,杭州二手房市场不景气,成交额同比下降了一半。对于中介公司来说,这样的背景下,要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开源节流是必然的选择。

中介商质疑搜房网变相涨价

多渠道收费永无止境?

去年,搜房网也推出了自己的app产品,该产品囊括了当地大量新房、二手房、租房房源信息,还具有找房、定位等实用功能。产品一经推出后,市场反应不俗。官方数据显示,搜房网无线入口流量已经超过55%,并持续增长。

对于不少中介公司来说,能和这样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合作,势必对其业务拓展有很大的帮助。包括我爱我家、华邦地产在内的杭州房产经纪企业最初也是本着这样的心态与搜房网展开合作。

对于所谓“变相涨价”的指控,马总予以了否认。“作为一个企业,如果要发展,必须要推陈出新,我们只是提供了更多的产品供客户选择。”

记者了解到,除了杭州以外,搜房网此前在大连也同样遭遇了中介公司集体下架窘境。

随机阅读

  • 作为一个企业
  • 推荐文章

  • 作为一个企业